下半年中國大陸經濟運行將持續保持韌性

下半年中國大陸經濟運行將持續保持韌性

全球經濟或觸及本輪成長週期的頂點

10年成長之後,全球經濟成長放緩,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趨勢抬頭。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紛紛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期,世界貿易組織也將全球貿易成長預期從3.7%大幅下調至2.6%。經濟的走向被悲觀情緒侵染。全球經濟可能已經觸及本輪成長週期的頂點,預計逐漸進入下行階段。全球範圍內,無論是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經濟體,成長動能都有減弱跡象。貿易局勢導致全球經濟下行風險、新興經濟體面臨新一輪衰退風險、全球宏觀政策重回寬鬆環境孕育新的風險。2019年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在轉變,可能加大流動性投放力度。美聯儲下半年存在降息可能,如果全球債務擴張快於經濟產出成長,必將進一步推升杠杆水準,這將帶來新的債務泡沫風險。

近日,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佈報告稱,在貿易、科技和資本3個重點維度上,中國大陸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有所降低,這表明中國大陸經濟正逐步轉向以內需驅動為主的成長模式。與此同時,世界對中國大陸經濟的依存度有所上升。在此背景下,世界經濟的走向讓人不樂觀,中國大陸經濟該如何走,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從消費、投資、出口三大領域來看,中國大陸雖然需求放緩壓力加大,但經濟成長將持續保持韌性。

 

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將持續保持韌性

 

下半年減稅降費作用將逐漸體現,將促進製造業投資預期改善。伴隨多年的限產和去產能政策的實施,目前上游工業行業處於恢復性成長階段。下半年房地產投資成長速度會有所放緩,但仍可能保持在相對高位,全年可能成長10%左右,明顯快於固定資產投資和基建投資成長速度。

下半年信貸投放依然會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和實體企業信用狀況改善並不明顯的狀況。貨幣政策適時適度開展逆週期調節,將為機構加大信貸投放創造良好的流動性環境。考慮到機構風險偏好上升並不明顯,信貸成長速度的反彈空間可能受到制約。當前銀行體系機構間依然存在的流動性不平衡問題。預計2019年信貸成長速度可能位於13.5%左右,全年總信貸投放約達18.5萬億。

下半年中國大陸進出口成長速度均可能出現下降,貨物貿易順差可能收窄。旅行逆差可能下降並將帶動服務貿易逆差收窄。預計下半年經常帳戶仍將保持順差,但規模可能減小。在監管部門宏微觀審慎管理持續強化和市場預期基本穩定背景下,外部不確定性的負面影響將會有所減弱。全年國際收支有望繼續保持雙順差格局。

人民幣匯率的市場預期將改善,有助於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保持基本穩定,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的概率明顯下降。由於美元指數可能相對較弱、中國大陸跨境資金流動基本平衡、市場預期有所改善,人民幣匯率可能出現階段性小幅升值。而受外部較強不確定性持續存在、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速度放緩和經常項下順差收窄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難以持續升值,且升值幅度也會較為有限。需要繼續關注貿易局勢未來走勢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

 

宏觀經濟政策要積極穩健與審慎靈活並重

 

宏觀經濟政策要積極穩健與審慎靈活並重,積極的財政政策要適時適度發揮更大的逆週期調節作用,從上半年財政收支執行情況來看,積極的財政政策正在加力提效。下半年財政收支壓力加大,可能對積極財政政策形成制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政策可以進一步放鬆,2.15萬億元人民幣專項債發行完之後,四季度可以根據實際需要適度加大專項債限額。可以考慮擴大將專項債券作為項目資本金的範圍,除了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以外,地方基建項目也可以適用。

除此以外,貨幣政策應適時適度靈活開展逆週期調節,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在負外部性突顯和經濟存在明顯下行壓力的情況下,貨幣政策應保持適度邊際偏松以穩成長。

同時,存貸款基準利率調整應保持謹慎。基準利率長時間未作調整可能並非企業融資成本下降緩慢的根本性原因。就目前經濟基本面來看,基準利率全面調整的政策效果可能不佳。當前利率並軌也不宜操之過急,各種可選路徑的條件都還不夠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