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由貿易示範區對台灣服務業之影響與因應

作者:王健全 /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上海自貿區的推出大致包括以下幾個動機:第一,服務業的示範:由於大陸十二五規劃揭櫫由出口轉向內需、出口並重的經濟體,但內需的發展必須有活絡的服務業為後盾,而服務業的改革開放,涉及法規、制度鬆綁,心態的調整及人力素質的提升,不像製造業的出口、自由化那麼簡單,加上金融、電信、文化事業等領域相當敏感,外部性大,透過一自貿區先行先試有其必要。

 

第二,大陸和美國分別推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和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兩者之間會員國有不少重疊,但兩個協議均涉及相當程度的服務業開放,大陸欲主導RCEP或稀釋美國在TPP的影響力,都必須透過內部的開放來迎接自由化、法規鬆綁的挑戰,故透過自貿區的試驗,有其必要。

 

第三,美國印鈔票的鑄幣權使美國得以左右全球經濟,也增加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因此,大陸訂出2020年人民幣國際化目標,目的在於使人民幣在國際間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和美國的美金分庭抗禮。但人民幣國際化包括利率、匯率自由化,資本帳的開放,以及人民幣離岸中心開放的幅度、這些開放茲事體大,若無試驗,循序漸進,恐引起大災難,因此,在上海自貿區先行試驗,而自貿區推動的最終目的即和上述動機扣合,包括全面推展自由貿易、突破人民幣國際化和為加入TPP鋪路。

 

上海自貿區對台灣服務業的正負面影響包括:在不利影響上,一旦上海自貿區運作良好,在地利及市場之便下,吸引以往境外加工移至自貿區內,帶動倉儲、物流及轉口報關業務的增加,對兩岸轉口貿易將有下滑的影響。其次,金融業由於境外中心(OBU)有關台商業務的移轉,業務受衝擊,並加速外移。再者,台商的營運中心在資金調度、市場廣大及物流使力下,可能移轉至上海。不過,服務業的開放涉及法規、制度鬆綁、跨部會協調及人的素質、心態調整。此外,上海自貿區開放項目的配套、細則未出爐,若干管制機構、利益團體也有抵制現象,真正的影響仍待觀察。

 

在有利影響上,一旦上海自貿區運作順暢,台灣的產業、金融、物流等業務的平台,也可能有相當的效益。以金融為例,大陸訂下2020年人民幣國際化目標,台灣在大陸有高額貿易順差,擁有大規模的人民幣,如能進行人民幣回流大陸機制的配套,發展台灣人民幣離岸中心也可能因人民幣的發展而受惠。

 

在因應策略上,台灣應善用台灣在智慧財產權、電子資訊(ICT)及製造業上的優勢,建立台灣特色的產業、商業模式(如專利加強中心等)。在優勢產業建立後,金融、物流的優勢也會凸顯出來。

 

來源:台灣服務貿易商情網《名家專欄》

 

 

 

 

 

 

 

2012929日揭牌,101日正式展開運作,它的全名為中國(上海)自由貿易示範區,意味著一旦上海示範區成功,將可擴散及於全中國,並推動大陸全面的對外開放。此一示範區關係到大陸下一階段更深層次的改革,更被香港南華早報形容為「對中國經濟改革的推動,比照30年前鄧小平成立之的深圳經濟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