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唯一成長的萬億級城市:南京

一季度唯一成長的萬億級城市:南京

這兩天江蘇發佈各地級市今(2020)年第一季度經濟資料。其中,南京13月份,GDP達到了人民幣(同下)3,247.41億元,實際成長速度達到1.6%,名義成長速度更是高達4.35%。去(2019)年,中國大陸共有萬億級城市17個,目前只有青島還沒有經濟成長速度資訊,但山東一季度是-5.8%,考慮到青島在山東的分量,所以,有機率也是下滑。這樣一來,南京幾乎可以確定是17個萬億級城市裡,唯一實現經濟成長的。 

從中國大陸大局來看,今年一季度中國大陸GDP20.7萬億,與去年相比較-6.8%,成長速度是1992年公佈季度GDP以來最低的。中國大陸31個省份,除了西藏實現了1%的正成長,其他30個省份GDP也全都是負成長,其中下降最多的是疫情中心的湖北(-39.2%)。其他經濟大省,比如廣東是-6.7%,山東-5.8%,浙江-5.6%,江蘇整體也是-5%。負成長,可以說是疫情下,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 

對一個城市來說,經濟發展格外重要。中國大陸成百上千的大大小小城市競爭,不進則退。看南京,至少要放在兩個方面。一是江蘇省內。作為中國大陸第二經濟大省,江蘇均衡發展做得也不錯,13個市有9個都能排進前50強。不過,據透露,今年一季度,除了南京,江蘇其他12個市無一例外都是負成長,其中,鎮江-9.4%下跌幅度最大,南通-1.4%是南京外表現最好的。在省內,南京大大縮小了和蘇州的差距。在江蘇,蘇州一直在經濟上壓過南京一頭,但一季度蘇州經濟成長速度是-8.3%。一正一負,蘇州和南京成長速度就相差了將近10%。去年一季度,南京和蘇州的總量差距還有將近1040億,今年這個差距已經縮小到496億,一下縮小了50%以上。 

如果放在中國大陸要城市裡看,這也許是中國大陸未來城市發展格局的一個信號。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很重要的一個動力就是城市。就拿深圳來說,去年深圳的GDP2.69萬億。這個數據超過了大陸18個省份,其中,排名第14的陝西經濟總量是2.58萬億,還少深圳1000多億。那如果是把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的GDP加起來,一共高達12.41萬億。中國大陸量是99萬億出頭。等於四個一線城市,貢獻了12.5%左右的經濟總量。其實,很多發達國家也一樣,少數的重點城市往往事關一個國家的經濟大局。 

南京在2016GDP總量首次突破1萬億大關,成為中國大陸加入「萬億俱樂部」的城市。但其中,有個情況是,雖然前10中,有升有降,但南京始終沒有突破進入前10,但今年一季度,南京排名改寫了。南京連升2位,位居第9,也是第一次進入前10 

南京為什麼能逆大勢成長?這裡有三個關鍵因素。一是南京有工業的壓艙石。南京的三產,比如零售等其實在整體經濟中也有重要地位。比如,號稱「中華第一商圈」的南京新街口,在中國大陸國慶時,日均人流量達50萬人次,著名的南京德基廣場銷售額達到112.4億元。2月,南京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下滑了18%但南京經濟有自己的「壓艙石」。如果說,杭州和南京最大的區別,其中之一就是產業側重不同。杭州在這次疫情中受到疫情的影響相對較小,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數據經濟,不光占到杭州GDP總量的1/4,而且一季度還保持了6.1%的成長。杭州數據經濟因為有阿里巴巴、馬雲,大家都很熟悉。但南京在工業上更有特色。南京的電子資訊、石油化工、汽車製造、鋼鐵、軟體、智慧電網、風電光伏、軌道交通等,在產業版圖中都有重要地位。比如,一季度,南京鋼鐵實現營收354億元,成長5.6%;工業總產值169億元,成長3.5%。揚子石化環氧乙烷、聚丙烯、丁二烯分別與去年相比較增產54%2.9%1.68%。這些現在普遍不受待見的重工業企業,在關鍵時刻卻能讓經濟行穩致遠。 

二是南京大塊頭的企業多。南京目前有工業企業3.3萬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有2600多家。南京規模以上企業數量不多,但單體規模大。另外,南京民營企業不夠發達,一直飽受爭議。民營企業有活力,但是普遍抗風險能力也弱一些。大塊頭企業抗風險就相對強一些,復工復產難度也要小一些。 

三是南京這次疫情應對得好,也因此,復工復產更快更迅速。南京在124日,也就是武漢封城的第二天,就啟動了一場大排查。在除夕夜,南京7000多工作人員上門,一夜排查完1.1萬多個重點人員。所以,南京在防輸入、防擴散上很到位。219日之後,確診病例數就一直保持0成長,並且在39日實現93個確診患者全部出院。而決定一季度GDP情況的,還有一個關鍵因素:復工復產的速度。南京步子顯然邁得更大一些,在27日就發佈通告,210日逐步啟動企業復工復產。這前後,南京新增確診人數還處在高峰,做出復工復產的決定是需要很大勇氣的。 

復工9天后,南京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2006家,復工率達80%,全市工業用電量恢復到去年同期的73%。在219日,新街口商圈大商場、著名的旅遊景點夫子廟也恢復開放。到226日,南京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全部復工,用電恢復量全省第一。相比於往年春節初七上班,南京把這次疫情的直接影響時間,縮短到一二十天左右。 

當然,一個季度的GDP資料,並不能決定一個城市未來的發展。但南京這次超越卻有3個問題,非常值得觀察:

1.  從長三角內部來看,上海的龍頭地位,沒有誰能撼動,但對於第二把交椅,南京現在有了和蘇州、杭州相抗衡的底氣。如果加上寧波、無錫兩個萬億級城市,以及合肥、南通兩個城市進入「萬億俱樂部」也就是最近幾年的事情。這樣來看,長三角在未來仍然會是中國大陸競爭最激烈、經濟最活躍的區域之一。

 

2.  從中國大陸發展來說,武漢今年GDP極可能被杭州、南京超越,甚至像寧波、無錫等也有超越的機會。如果武漢元氣不能很快恢復,在前10的城市裡,中部就沒了一席之地。

 

3.  從中國大陸發展來說,南京趕超天津,有非常大的機率。不只是今年一季度,去年南京經濟成長速度也比天津高3%,而它們之間的差距不到100億。如果南京成功超越天津,也就是說,全國排名前9的城市中,北方只剩下北京,其他8個都是南方城市。如果武漢恢復得快,或者天津速度不能再提上來,幾年後,可能前10的城市裡,北方也只剩下北京一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