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遮矇雙眼 就會自陷黑箱

新聞來源:聯合報

 

反服貿學生占領立法院、攻占行政院及上凱道的行動受到國際媒體矚目。在新加坡每天看相關報導,不自覺勾起去年十一月代表政府簽署台星經濟伙伴協定(ASTEP)的回憶。

 

ASTEP是我國與東協國家簽署的第一個協定,新加坡具東南亞國家的樞紐地位,我國能與新加坡簽署ASTEP當然具有重大意義。在代表政府簽署協定的那一刻,理當充滿興奮之情,但我的心情卻相當平靜,直到稍晚陸續看到國內媒體大幅報導這一好消息後,我才熱淚盈眶,國人對於突破參與經濟整合困境的期待是如此之深,我不斷地自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對其他國家是那麼正常的事,何以對我國是那麼艱辛的一條道路?

 

我們能夠與新加坡及紐西蘭簽署伙伴協定,絕對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兩個協定都是高品質的協議,而要簽署這樣的協定,首先就得讓我們的貿易伙伴能夠感受到我們有自由化的決心,並且能夠打造出有利協定簽署的友善環境,我們經談判簽署的協定能夠具有穩定性、兩岸關係能夠改善及ECFA完成簽署,都可以說是在營造這樣的友善環境。

 

新加坡是開放經濟體,吸引各國設立據點,為全球第五大最具競爭力國家,GDP平均產值高達五四七七六美元,仍不斷追求更自由化的目標,迄今已與卅幾個國家簽署了廿一個自由貿易協定。新加坡雖小,影響力卻遠超過她的國界範圍,在許多重要國際經貿組織如APEC、TPP、RCEP都扮演促進者角色。

 

新加坡為多元種族社會,身處東南亞大國之間,也同樣面對我們關心的各種問題。新加坡選擇積極融入區域整合,不畏開放、與鄰修好,也重視新加坡特色文化的建立,因為自認小國,也知道沒有撕裂社會的本錢,新加坡就是在這樣開放、維穩及力求社會和諧之下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同時也維持了自己的主體性。

 

公共政策必須去了解,假使一味遮矇自己的雙眼,就會自陷於黑箱。身為駐外代表,常以我國的民主成就及國家的一切為榮,我真希望我們的民主運作機制能很快恢復正常,也希望大家用心瞭解服貿協議的意涵,許多關心的新加坡朋友都認為高度依賴外貿的我國,透過更多FTA融入國際經貿體系對我們未來發展是重要關鍵,我們恐怕沒有太多時間因為莫名的恐懼,而喪失爭取國際生存及發展的空間。

 

#%兩岸服務、服貿